看到小燕欲言又止,顾曦辰的心顿时凉到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0
  • 来源: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

  看到小燕欲言又止,顾曦辰的心顿时凉到底,她笑了一下,转头看天,“我饿了,回去吃饭吧。”

  “砰!”猛然间,靠近主屋的另外一座小楼内发出剧烈的爆炸声,随后浓烈的黑烟从底楼的窗口飘散出来。

  “少奶奶!”小燕惊恐地抓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快点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  很庆幸厨房意外发生爆炸而她的婆婆不在家——好友儿子结婚而匆匆赶去庆贺。顾曦辰坐在客厅里,赶走一干下人,等着那个已经接到通知要赶回来的人。

  “小曦!小曦!”一阵慌乱的脚步声,一个人影向她冲过来,紧张地抱起了她,他的声音沙哑低沉而又紧绷,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

  眼泪猛然地涌在了眼眶,她咬着下唇看着宗政煌苍白慌乱的神色,“你在意我有没有伤着吗?我还以为你看到我被炸伤了才高兴!”

  “小曦!不准乱说,没事就好没事就好。”宗政煌仔细地查看了她的全身上下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才放心下来,却也意识到他失措的举止,连忙松开他的手,后退了好几步。“怎么会发生爆炸的?”

  顾曦辰叹息了一下,仰头眼泪没有滴下,声音尽量的平淡:“线路短路,煤气管道发生爆炸。”

  “我过去看看。”宗政煌转过头就向外走,“你上楼休息,等一下我让人做点小吃送上去。”

  她看着他的背影,脸色惊人的苍白,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快要滴出血来。

  >>2>.

  “喂,你好。”宗政煌接到电话,神色骤然冷肃,“是,是我。”

  顾曦辰躲在柱子的后面看着他接电话,隐隐约约地电话那边好像是女子的声音。

  “请不要担心,没事的。”宗政煌放低了音量,他的眉头却是纠结在一起,“好的,我马上过去好吗?”

  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感觉,好像被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加了醋的冰水,也好像整个人被架在名为妒忌的火架上烧烤。

  那个臭女人是谁?!

  宗政煌收了线,合上手机,吩咐跟在他身后的随从,“吩咐下去,立即备车。”

  他要去见那个女人?顾曦辰脑袋轰的一下爆炸,她嫉妒得想知道是哪个女人可以得到他的爱怜,肯定——长的很漂亮。

  不行,我一定要跟去看看。想到这里,她连忙偷偷地离开,抄近路翻墙头出去,然后叫了车候在路上等他们的车出来跟在后面。

  计程车一路跟着宗政煌的车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。最后宗政煌的车停在市区一个很普通的咖啡馆的门口,然后他匆匆地下来走进去。

猜你喜欢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她既有如此一问,合着与赫连飏之间,也是有些故事的。“过去几年,太后对我宠爱有加,皇上曾命暄儿为细作,欲要利用我在太后身边之便,寻得王爷的消息。

2020-04-12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握在手里的衣衫早已浸湿,倏然松开,任其飘在花瓣中,端木暄藕臂轻扬,再次掬水于身上:“不知迎霜姑娘这会儿子所为何来?”抬眼睨着端木暄,

2020-04-12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:“肥哥,快上!”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。肥仔淫笑了两声,开始解皮带。伊又夏拼命挣扎,却挣脱不了,泪水从眼底滑落下来:“荣振烨,救我——”她绝望

2020-04-12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有人拿枪指着额头,也面不改色,此刻为何会心惊胆寒?“伊又夏,你给我撑好,不准死!”他大吼,要死也得等离婚之后,他不想第一次结婚就变

2020-04-12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,瑰丽而又不失英气。苏白桐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。管事嬷嬷见了连忙解释道,“这是暂住府上的客人,少爷的朋友,梅公子。”苏白桐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