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世界政治与经济已经成了密不可分的整体——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5
  • 来源: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

  当代世界政治与经济已经成了密不可分的整体——”

  讲台上,“政经”(政治与经济的简称)老师说的是唾沫横飞、神采飞扬,一个劲地高谈阔论,从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到西方强强联合,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指挥中一样——

  哈欠。

  无聊的要死。

  顾曦辰听得糊涂,打着哈欠连眼泪也主动地出来报到。理所当然的上午的两节课都在她的昏睡中消磨。

  中午下了课,两个人跑到“枫叶桥”吃饭。校园里很有特色的一个饭馆,靠在枫叶林的旁边,有水有桥,名如其实。顾曦辰“负荆请罪”,不等林乐岚开口自动地拿着钱包给他们两个人结帐,然后一人捧着一杯洛神茶开始八卦。

  “小猫,快点老实交代,你跟温涵湫怎么样了,是不是……嘻嘻!”顾曦辰盯着林乐岚的唇不怀好意地窃笑,那暧昧的眼神好像“捉奸在床”看到他们两个人kiss一样。

  “小曦,不要乱说了,我们哪有啊。”林乐岚羞恼地呛了一下,连忙掏出面纸捂住嘴巴咳嗽。

  “嘿嘿,少来‘工业酒精’,我们谁跟谁啊~~”她笑眯眯地继续揶揄。

  “顾曦辰!你丫色女以为别人也是色狼啊!”林乐岚低低地咬牙切齿,竟然说她是“工业酒精”(甲醇=假装纯洁),“人家温老师那么温柔优雅才没你说的那么下流。”

  “喂,我可什么都没说好不好?真是的,上色啊下流啊什么的都是你亲口提到的。”顾曦辰无辜地眨了下眼睛,然后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开口,颇有上流淑女风范的微笑,笑不露齿,“人家只是感觉你对温涵湫老师很有好感,所以关心地问一下你有没有对他表白,然后他对你怎样而已。小猫,我真怀疑你最近想的都是什么。”

  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。

  林乐岚白了她一眼,只当没听见然后低头搅拌杯子里没有融化的冰块,“小曦,我真的很喜欢他,比你想的喜欢还要喜欢,但是我不敢告诉他,我怕说了之后,他或许不理我。”

  “哈哈,怎么可能。”顾曦辰大力地安慰她,“如果我是男生,我一定会喜欢你的,温柔贤淑,简直是书里说的古典美人。我相信他会喜欢你的!加油!”

  林乐岚噗嗤一笑,脸上慢慢飘上红云,有点心动更多的是迟疑,“但是,万一我说了,他拒绝怎么办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她恩了一下,然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说:“应该不会的。还有可能你说了温涵湫也可能喜欢你,谈开了不是美好的结局?!”

  “这个,我想想。”林乐岚眼睛一亮,随即脸色更是羞红,连声音也温柔小声,“想想再说也不迟。”

  2

  街头上——

  一辆超炫耀眼的银色重型摩托车边,俊秀中带着不羁神色的男生跨在车上,一手扶着车把,一脚撑在地上。一头耀眼的金色染发,脖子中挂着一颗银色弹头装饰的项链,黑色的紧身t恤,深蓝色紧身牛仔裤,勾勒出修长优美的身体曲线,这样年轻俊美的男子本应该出现在杂志报刊的模特专栏里,现在却在深夜的冷清街头。

  “喂,你婆婆妈妈好了没?”他按了下鸣笛,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发,冲着对面摩托车边摸索的红色t恤红色头发的男生大吼,“比就快点,不比就拉倒。我还要回去睡觉~~”

  “md,谁说不比,现在就开始。”那个红发男生骂骂咧咧地转身,眼睛里熠熠怒火,他快速地跨上了摩托车,熟练地打火,然后朝他比下手势,“我数三下,然后开始,过了广场花园然后回头,谁先回来谁胜。”

  “三、二、一,开始!”

  两辆摩托车几乎同时“呼”的一下蹿出去,一红一黑的两条身影嗖的一下在昏黄的路灯下飞速前进。

  加油,加油!

  华哥加油!

  东哥加油!

  后面两群年轻人大声欢呼着加油,口哨声吵闹声不断

猜你喜欢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她既有如此一问,合着与赫连飏之间,也是有些故事的。“过去几年,太后对我宠爱有加,皇上曾命暄儿为细作,欲要利用我在太后身边之便,寻得王爷的消息。

2020-04-12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握在手里的衣衫早已浸湿,倏然松开,任其飘在花瓣中,端木暄藕臂轻扬,再次掬水于身上:“不知迎霜姑娘这会儿子所为何来?”抬眼睨着端木暄,

2020-04-12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:“肥哥,快上!”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。肥仔淫笑了两声,开始解皮带。伊又夏拼命挣扎,却挣脱不了,泪水从眼底滑落下来:“荣振烨,救我——”她绝望

2020-04-12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有人拿枪指着额头,也面不改色,此刻为何会心惊胆寒?“伊又夏,你给我撑好,不准死!”他大吼,要死也得等离婚之后,他不想第一次结婚就变

2020-04-12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,瑰丽而又不失英气。苏白桐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。管事嬷嬷见了连忙解释道,“这是暂住府上的客人,少爷的朋友,梅公子。”苏白桐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