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天底下最最最最无耻的人了,水也丽看着眼前气焰嚣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3
  • 来源: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

  他是天底下最最最最无耻的人了,水也丽看着眼前气焰嚣张、善变得一塌糊涂的可恶男生,她更恨不得现在、立刻马上掐上顶着那张可恶笑脸的脖子。

  “佣人是吗?”

  水也丽发狠地一字一顿地说道,现在不只是想掐他脖子那么简单了,她更想撕烂他那张脸。

  “我的房间现在需要打理,我不要看到一丝灰尘。”南缕析吃定水也丽会答应似的,背着手,率先往房门走。

  “现在?不去上学了?”韩国来的就了不起吗?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

  “给你十分钟,晚一分钟就往后拖一个星期。”懒得回头地说道,听在水也丽的耳朵里格外受刺激。

  水也丽忿忿地跟在后头,使劲翻着白眼,吐舌头,狠不得用口水淹死他。

  ???一进别墅里,南缕析便没影了,只好在管家的带领下,山路十八弯地终于到了南缕析的房间,水也丽惊讶得久久不能合上嘴巴。

  这哪里是睡觉的房间?简直赶上五星级的豪华宾馆了。一片洁白,犹如白昼,全部都是白色的。大到健身器,小到拖鞋,干净得连一只蚂蚁的尸体都没有。还需要整理?他的眼睛长头顶上去了?

  待管家多嘴地交代都要清理什么后,水也丽一下东蹿西蹿地到处看着足有二百平米大的卧室。

  豪华顶尖的装潢设计,舒适软软的超大的床,电影院般的电视屏幕,健身设备,游戏设备,甚至还有一个迷你的小型高尔夫球场。

  啧啧啧,真是天壤之别啊,他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皇帝生活啊?太奢华了。

  他这边虚度年华,挥霍无度,非洲那边饥肠辘辘,换了是水也丽恐怕坐立都难安,更别提是住了。

  水也丽横躺在雪白的沙发上,看着高悬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,数着一颗颗相连的粉色水晶,等待着十分钟的结束!

  真是越数越困啊!一个吊灯干吗那么多颗水晶啊?眼看着上下眼皮就要一家亲地玩家家酒去了。

  “水——也——丽!”虽称不上地动山摇,却也足以震得玻璃晃两晃。

  水也丽缓缓地睁开眼睛,听到那么有震撼力的声音,那么表情也应该是比较……嗯……比较愤怒才对,可眼前的这个人,刚好相反,面无表情,好像刚才那一声不是他喊的似的,若无其事揣兜端睨着她。

  “满意否?”水也丽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,没有站起来的打算。

  “是不是很舒服?”南缕析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,跷着二郎腿,像闲聊似的谈话。

  “手感不错,坐起来柔软,有弹性,可算得上是沙发中的极品。”水也丽说话的同时,还故意坐了坐,测试柔软度。

  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也挺喜欢喽。”南缕析的眼眸狡黠地闪了一下,快得让水也丽根本捕捉不到任何提示。

  “你不会大方地打算送给我吧?如果你实在盛情要求,那我也不好意思推辞,怎么说我也是……”

  “那你和沙发过一辈子把,听说很早以前就发明出强力胶这种神奇的东西了,我今天正好大开眼界。”南缕析促狭地笑了起来,手指摩挲着下巴。

  “啊!南——缕——析!”水也丽发狂地大叫道,“我——会——报——仇——的!”

  “好啊!随时奉陪!”

猜你喜欢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

心中怒火渐熄,赫连煦紧盯着端木暄。她既有如此一问,合着与赫连飏之间,也是有些故事的。“过去几年,太后对我宠爱有加,皇上曾命暄儿为细作,欲要利用我在太后身边之便,寻得王爷的消息。

2020-04-12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

这女子,对赫连飏忠心耿耿,该是赫连飏的心腹!握在手里的衣衫早已浸湿,倏然松开,任其飘在花瓣中,端木暄藕臂轻扬,再次掬水于身上:“不知迎霜姑娘这会儿子所为何来?”抬眼睨着端木暄,

2020-04-12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

后面三个男人迅速上前,按住了她的手脚:“肥哥,快上!”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。肥仔淫笑了两声,开始解皮带。伊又夏拼命挣扎,却挣脱不了,泪水从眼底滑落下来:“荣振烨,救我——”她绝望

2020-04-12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

见鬼!荣振烨咒骂了声,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有人拿枪指着额头,也面不改色,此刻为何会心惊胆寒?“伊又夏,你给我撑好,不准死!”他大吼,要死也得等离婚之后,他不想第一次结婚就变

2020-04-12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

耀目的红色,如同绝美的山茶花,临渊绽放,瑰丽而又不失英气。苏白桐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。管事嬷嬷见了连忙解释道,“这是暂住府上的客人,少爷的朋友,梅公子。”苏白桐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

2020-04-12